<del id="r1vvt"><ruby id="r1vvt"><var id="r1vvt"></var></ruby></del>
    <track id="r1vvt"><ruby id="r1vvt"><ol id="r1vvt"></ol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r1vvt"><strike id="r1vvt"><strike id="r1vvt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<address id="r1vvt"></address>
        <track id="r1vvt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r1vvt"><strike id="r1vvt"><ol id="r1vvt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C Talk | 采埃孚集團新任CEO柯皓哲:在中國,是為了走在科技發展的前沿

           2023-01-03 蓋世汽車授權轉載79380
        核心提示:對話 |蓋世汽車CEO、蓋世汽車資訊部總編周曉鶯撰文 |蓋世汽車編輯 蔡書紅“如果回顧采埃孚過去10年的歷史,我認為顛覆是我們的朋友。如果把它當作一個機會,就可以快速發展?!眲倓偮男虏砂f诩瘓F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
        C Talk | 采埃孚集團新任CEO柯皓哲:在中國,是為了走在科技發展的前沿
        C Talk | 采埃孚集團新任CEO柯皓哲:在中國,是為了走在科技發展的前沿

        對話 | 蓋世汽車CEO、蓋世汽車資訊部總編 周曉鶯

        撰文 | 蓋世汽車編輯 蔡書紅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如果回顧采埃孚過去10年的歷史,我認為顛覆是我們的朋友。如果把它當作一個機會,就可以快速發展。”剛剛履新采埃孚集團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的柯皓哲博士(Dr. Holger Klein)在接受蓋世汽車的采訪時這樣總結到。

        過去的10年見證了全球汽車行業的顛覆式發展,電動化、自動化和智能化已然發展為汽車行業的幾大浪潮。在百年一遇的行業變革中,企業面臨著巨大的挑戰,是否能快速識別趨勢并及時轉型,可以說是在這場變革中幸存與否的決定性因素。

        在7年前的財報中,采埃孚預測效率(Efficiency)、安全(Safety)和自動駕駛(Automated Driving)將成為未來出行的三大趨勢。其中,效率涉及燃料消耗、排放、電動化以及車輛周圍環境信息的利用;安全主要覆蓋傳感器、高分辨率攝像頭、軟件算法和車載算力;自動駕駛則被認為是塑造未來道路交通的核心因素。

        為了應對這些行業新趨勢,采埃孚于2015年完成收購天合汽車(TRW Automotive)。收購天合,讓采埃孚掌握了幾乎所有的自動駕駛關鍵技術,形成了廣泛的產品和技術組合,而且成為了真正的全球性乘用車集成化系統供應商。

        在柯皓哲看來,對于采埃孚來說,收購天合是一個里程碑事件。“當時,我們預測汽車行業會發生巨大的變化,而天合對ADAS技術進行了較大的投資,包括攝像頭、雷達等等,并非常注重軟件,與我們的產品十分互補。有些技術終將消失,而收購天合是我們快速擺脫依賴這些技術的機會。”

        收購之后的整合更是重點??吗┱茇撠熣瞎ぷ?,其在加入采埃孚之前,曾在麥肯錫管理咨詢公司工作16年多,擁有豐富的國際管理和并購后整合的經驗。在柯皓哲的帶領下,采埃孚在不到兩年半的時間里完成了對天合的整合,快于最初預期的3-5年。

        為了持續鞏固競爭力,2020年5月,采埃孚宣布完成對威伯科的收購。情節類似,但不同的是,這次收購是針對商用車市場。威伯科在加入采埃孚之后,與采埃孚商用車事業部結合,打造成全球最大的商用車技術供應商之一。目前,采埃孚不僅擁有更加完善的產品組合,并且成為商用車全集成化系統供應商。

        正是基于對汽車行業未來發展趨勢的預判,采埃孚快速轉型,聚焦未來出行,在電驅動、自動駕駛與軟件開發三大核心領域與新客戶簽訂了大量業務合同。在全球汽車零部件供應商百強榜中,采埃孚的排名從前二十躍升至前三,營收也從2014年的184億歐元增至2021年的383億歐元,而2022年的營收更有望第一次突破400億歐元。

        C Talk | 采埃孚集團新任CEO柯皓哲:在中國,是為了走在科技發展的前沿

        柯皓哲博士;圖片來源:采埃孚

        中國,是全球汽車產業變革的主陣地之一。2012年至2021年,中國的汽車銷量上漲36%,產銷量連續十三年全球第一。中國汽車產業的自主創新能力也在不斷增強,在新能源、智能化和自動化領域處在全球領先地位。此外,隨著新勢力、科技公司等跨界玩家的入局,中國汽車產業充滿活力。因此,中國成為很多外資企業不能忽視的市場。

        2018年,柯皓哲擔任采埃孚集團董事,常駐上海領導亞太區和印度區的工作,這也是采埃孚首次在亞太區派駐董事??吗┱茉诓稍L中表示,“我來中國,是因為我真的很想參與中國事業。在我看來,汽車行業的新篇章最有可能發生在美國西海岸或中國。我想成為其中的一員,想感受活力和科技。”

        近幾年,采埃孚在中國市場的本地化程度進一步加深,投資動作頻頻,經歷了從中國銷售、中國制造和中國研發的歷史性跨越,中國市場擁有更大的決定權和話語權,無需每一件事都再等待德國或美國的“指令”??吗┱苷J為,“過去5年,我們成為了中國生態系統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”

        在他的帶領下,采埃孚在亞太區贏得了大量訂單,中國本土客戶不僅包括長城、長安、上汽等傳統主機廠,還包括蔚來等造車新勢力。從財務數據來看,采埃孚在亞太區和中國市場的表現也實現了不小的增長。其中,采埃孚在亞太的市場銷售額從2018年的80億歐元上漲至2021年的90億歐元,漲幅為12.5%,超過同期集團整體銷售額的增幅(3.8%),占集團銷售額的占比為25%左右;具體到中國市場,銷售額從2018年的62億歐元增加到2021年70億歐元,占集團銷售額的20%左右。

        根據采埃孚的計劃,到2030年,亞太市場的銷售額占集團總銷售額的比例將提升至30%。不過,柯皓哲也指出,“在中國,并不是為了量,而是為了走在科技發展的前沿。”

        隨著中國汽車制造商出海節奏加快,采埃孚也作為供應商跟隨中國客戶一起“回到歐洲”。對此,柯皓哲表示,“我們不僅在中國市場有一個美好的未來,也會跟隨客戶向其它市場拓展。”

        在所有的變革和發展的背后,核心是人才。尤其是在智能電動汽車時代,產業的轉型升級對人才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企業想要在日趨激烈的競爭中處于優勢地位,就需要完善人才管理能力。

        柯皓哲認為,企業首先要吸引到人才,但這“不僅僅是錢的問題”,而是提供有意義的工作以及實現個人價值的舞臺。據悉,采埃孚以擁抱“包容及多元化”為核心價值觀,努力創造多元、公平、包容、靈活的工作環境,讓每位員工都能感受到公司及團隊對于個人的欣賞和認可。

        對于培養和留住人才來說,領導力是關鍵。在資源和精力有限的情況下,優秀的領導力能夠增強組織的能效,真正地培養出才能。但是,這不同于傳統的金字塔式職業等級制度,而是可以實現跳躍式的職業發展。

        就個人的職業發展來說,柯皓哲認為,成功的職業發展需要建立在良好教育的基礎上,擁有終身學習的態度和習慣,并且需要了解工作細節,學習如何與團隊打交道。如果想要成為全球領導者,需要去不同的國家工作,進而形成不同的觀點,感受不同的文化。“當走出舒適區,你會成長得最快。”柯皓哲如是說。

        以下為訪談實錄:

        顛覆是朋友

        周曉鶯:在您看來,影響全球汽車產業發展的最重要的三個因素是什么?為什么?會給行業帶來何種影響?

        柯皓哲從技術的角度看,有三個因素。其一,是動力系統的電氣化,就是純電動;其二,是軟件定義汽車,這可能是最復雜的一個;第三個是自動駕駛。這些是我們看到的三大技術浪潮,對整個行業的影響最大。就技術而言,純電動革命在技術層面已經完成,當然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。我們看好800V碳化硅技術,并為此進行了大量投資,已經是市場領導者。

        軟件定義汽車是一場真正的革命。我們之前在廣州和小鵬汽車討論過相關話題,我認為他們重新定義了賽道,而傳統廠商需要迎頭趕上。就軟件定義汽車平臺來說,越來越多的傳統汽車制造商被擠出賽道。

        最后是自動駕駛領域?,F在可能是冬季,很多人認為自動駕駛發展的速度不夠快。但是,自動駕駛確確實實在發生。我將去美國參加CES,并將與Zoox討論。這家公司已經在舊金山的街頭運營自動駕駛車輛。在中國,自動駕駛也在發生。

        在電動汽車領域,中國市場快速地實現了30%的市場份額。軟件定義汽車的變革正在進行中,而自動駕駛即將到來。

        周曉鶯:正如您所說,電氣化、零排放、軟件定義汽車、智能出行、數字化,很多新技術涌入汽車行業,變化太快。對于傳統企業來說,如何跟上潮流?

        柯皓哲:許多傳統企業需要轉型,我們也是一樣。Tier 1的模式正在改變,正從零部件的智能化發展到高性能計算單元和新的電子架構。

        所以,我們都需要轉型。新入局者的優勢是沒有歷史問題,是全新的開始。然而,汽車是一個復雜的話題,需要滿足所有的安全等級。這需要時間,而現有廠商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強化自己的技術。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定位,重點是轉型。我們都需要改革組織,不僅從技術層面,更是從思維層面。汽車發明以來,現在應該是最有趣的階段。

        周曉鶯:傳統汽車行業最優先考慮的是安全,但現在每個人都想擁抱新技術,想讓客戶和用戶滿意。這樣會不會有點快?

        柯皓哲:坦白來說,我覺得應該快,否則可能會錯過這種技術顛覆。當然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,但如果適應得很快,可以學到東西。我認為中國不應該放慢這方面的發展。

        汽車行業總是存在這樣一個問題,就是規則是什么。全球范圍內有很多監管規定,關于排放的法規,關于數據處理的法規,關于最新技術的法規等等。就像足球比賽一樣,需要確保至少在90分鐘的比賽中,規則是穩定的。但是,有時規則太動態了。這時候需要更清晰和中長期的規劃。但總的來說,技術發展的速度,是創新的一部分。速度更快、更具創新性、正在征服市場的人,會成為游戲贏家。

        周曉鶯:因為我們現在正處于一個全新的戰場。

        柯皓哲:是的。也有人會說,采埃孚是一家有100多年歷史的公司,應該感到擔心。有些東西正在徹底改變我們身在其中的游戲,但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。如果回顧采埃孚過去10年的歷史,我認為顛覆是我們的朋友。如果把它當作一個機會,就可以快速發展。有這種心態,就能看到發生的變化,看到一些東西在成長。

        C Talk | 采埃孚集團新任CEO柯皓哲:在中國,是為了走在科技發展的前沿

        ProAI;圖片來源:采埃孚

        我們的重點從變速箱轉移,到2030年,我們在電驅動領域所獲得的訂單量已超過300億歐元,這是很大的規模。2014年,當我開始在這家公司工作時,沒有人會想到我們會在電動出行領域取得勝利,沒有人會想到我們會做高性能的計算機,即我們的ProAI。我們從2017年開始做ProAI,現在已經實現量產,并將成為軟件定義汽車的核心部分。這太令人興奮了,并激勵著我,賦予我激情,而且這也推動著我們的團隊。

        周曉鶯:這是整個公司的發展。

        柯皓哲:是的。

        收購天合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

        周曉鶯:在采埃孚收購天合之后,您帶領團隊成功地實現了對天合的整合。整合的重點是什么?如何增強協同效應?

        柯皓哲:8年前我加入采埃孚時,采埃孚的業務非常聚焦,我稱之為“博登湖(Lake Constance)沉睡的巨人”。當時,采埃孚的營收在180億歐元左右,在全球汽車供應商百強榜上排名第17或18名,業務十分集中在內燃機技術領域,變速箱是核心業務,還有一些與機電一體化相關的業務。

        因此,我們必須明確前進的方向。當時,我們覺得汽車行業會發生巨大的變化,而天合當時對ADAS技術進行了較大的投資,包括攝像頭、雷達等等,并非常注重軟件,與我們的產品十分互補。有些技術終將消失,而收購天合是我們快速擺脫依賴這些技術的機會。這是一個很大的賭注。我認為,當時的首席執行官Stefan Sommer非常有遠見,采取了正確的做法。但是,唯一被低估的是,新趨勢以比預期更快的速度發生。

        起初,我們希望利用這個機會收購一家與采埃孚規模差不多的公司,然后結合兩者的優勢。我們快速整合,組合產品陣容,但是需要確保不失去業務動力。不要丟失業務動力,可以說是主要的優先事項。

        收購之后,我們變得更加全球化,在北美底特律也立刻就派駐董事會成員,并決定在亞太區派駐董事。我當時負責整合工作,并于四年后來到中國。從最開始的戰略制定到最后來到中國工作,對我來說,這是極大的榮幸。

        收購天合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,而我們在2020年也做了類似的事情,就是收購威伯科,非常相似的情節。這次也是收購一個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,也是一個市場領導者,也與采埃孚有著互補的產品組合。只不過,這次的重點不是乘用車領域。天合主要專注于乘用車,而這一次的重點是商用車。我們和威伯科一起成立了商用車解決方案事業部,可能是商用車領域的領導者之一。

        周曉鶯:對于傳統企業的轉型,兼并收購是個有效的方法嗎?

        柯皓哲:兼并收購并不是沒有風險,也不是沒有痛苦。采埃孚所付出的代價是,負債率相當高,因為我們是在2020年進行了投資。就當時來看,能夠抓住像威伯科這樣的明珠企業是個很大的機會,但當時并不是說一切都在掌控之中。比如,發生了新冠疫情。我們需要更勇敢,希望能夠渡過難關。因為從技術的角度看,沒有其它選擇,但是我們意識到我們需要控制風險。

        當時沒有人知道新冠疫情會持續3年,并且整個行業此后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危機,比如半導體短缺、冬季風暴、供應鏈中斷,俄烏沖突等等。這一切造成了巨大的動蕩。沒有人會預料到這些,但我們成功應對。現在我們的處境比以前更加有利,因為我們有完整的產品組合,并且仍然是技術競賽的參與者,而有些企業可能已經迷失了方向,可能轉型的速度不夠快。不過,一切都是有代價的,需要管理風險。

        周曉鶯:事實上,兼并收購并不容易。那么如果想要兼并收購成功,關鍵在于什么?

        柯皓哲:如果看統計數據,可以看到只有少數的兼并收購達成目標。為什么呢?因為企業可能低估了將不同公司和不同文化融合在一起的復雜性。企業文化可能是最被低估的話題,但是這對于公司的成功非常重要。這是我們非常關注的問題。我們做得完美嗎?很可能不是,但我們一直認為這推動著我們反思工作方式。

        外面的人加入公司,成為同事并帶來想法。有兩種處理方法:一種方法是“這就是我們的方法,你們去適應”,或者“讓我們看看兩者最好的地方”,“讓我們進行一場簡短的辯論”,“看看我們能從彼此身上學到什么”。如果有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,我們就會適應,這是我們的選擇。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,我們學到很多。當然這并不是一帆風順的,但我們適應得足夠快。把不同的文化成功融合在一起,可能是最難的。

        周曉鶯:采埃孚擁有全球化布局,而不同的市場有著不同的情況,政策、文化、管理和運營環境,甚至在行業發展的步伐上都有所不同,采埃孚如何處理不同并實現協同?

        柯皓哲:一方面,文化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。我們已經明確了采埃孚的方式,我們的價值觀、運營方式,基本上全球各地都一樣。另一個方面是多樣性。我們試圖成為一家越來越多元化的公司,多元化意味著各種各樣的多元化?,F在在歐洲,管理層中有很多女性,我身邊有很多優秀的女性管理者。在我的團隊中,女性的比例非常非常高。還有不同的觀點、不同的國籍,不同的教育背景等等。

        多樣性是全球團隊工作的一部分價值觀。預期也非常重要,因為我們需要考慮未來,預測即將到來的顛覆性因素,并保持勝利。這就涉及到賦權和擔當。我們相信管理團隊的成員,他們也需要承擔一定的責任,被授權去做正確的事情。中國團隊有能力開發中國市場,這里的領導層是完全被授權的,但他們也要對結果負責。如果談及我們管理文化的方式,全球都一樣。我們是全球性的公司,但由于有賦權,我們又是區域性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C Talk | 采埃孚集團新任CEO柯皓哲:在中國,是為了走在科技發展的前沿

        采埃孚新一代電驅橋;圖片來源:采埃孚

        在技術方面,在軟件產品、電子產品等領域,我們推出了最新的技術,包括逆變器和電驅動。我們可能會宣布在碳化硅領域加大投資。但是不能在任何地方都進行同樣的投資,而是需要創造協同效應。

        以輔助駕駛為例。我們在乘用車領域的實力很強。隨著產量的增加,我們在商用車領域也創造了非常有競爭力的產品,形成交叉利用。截至目前,我們在可再生能源領域也成為重要玩家,全球幾乎四分之一的風車都包含我們的組件、變速箱,甚至動力模塊。

        碳化硅也很重要。無論在哪里轉換能量,都是通過一種逆變器。我們交叉利用技術,同時擁有共同的價值觀、相同的工作方式。當然,作為一個全球組織,不可能到處都有IT安全中心,可能只是在某個地方。比如,我們在上海設有IT創新總部,并且面向世界其他地區,全世界在共享服務。

        中國將是為數不多持續增長的市場

        周曉鶯:2018年以來,您就在上海工作。

        柯皓哲:是的。

        周曉鶯: 在上海工作的感覺如何?

        柯皓哲:我來中國,是因為我真的很想參與中國事業。在我看來,汽車行業的新篇章最有可能發生在美國西海岸或中國。我想成為其中的一員,想感受活力和科技。中國的消費者幾乎沉迷于創新,每個人都很注重數字化,每個人都在尋找最新的創新,最新的技術,這創造了一個奇妙的環境。

        所以我就想,“嘿,如果我想自己了解這個行業,如果我想成為這個充滿活力的增長型市場的一部分,我需要去那里”。當我們和家人決定去中國的時候,每個人都同意。這是一種經歷。

        周曉鶯:舉家搬遷。

        柯皓哲:全家人都同意搬家,因為他們也想要冒險,想要學習的經驗。四年過去了,我們沒有失望。即使是封鎖和新冠之類的事情,也可以這么說,需要看積極的方面。在上海封控期間,我有機會真正了解我的鄰居們。這是一個很棒的社區,每個人都互相幫助,沒有人垂頭喪氣。我一直告訴我的全球同事們,他們很久沒來這里,沒有看到和關注技術的發展。而我現在與中國主機廠、朋友和技術公司一起,不斷地對話,成為了社區的一部分。我真的很享受這里的生活。

        周曉鶯:那您在這工作最大的挑戰是什么?

        柯皓哲: 在中國?

        周曉鶯:是的,您是怎么應對的?

        柯皓哲: 語言是一個挑戰。這是需要努力解決的問題。當我剛來的時候,每個人都告訴我這很難,“你永遠也學不會它”等等。我還在繼續學習。我在微信上學習,每周跟老師有3次微信通話。學習語言讓我有機會和司機進行隨意的討論,方便購物和在全國各地旅行,非常非常有用。

        當然,語言讓你有機會接觸到文化。這非常重要。如果來到中國是為了成為中國的一部分,那么語言是必須。我很失望,因為我會說四種語言,但是中文是迄今為止最弱的,而且大概率是不會說得流利了。但在某種程度上,我至少在努力,在繼續努力。

        周曉鶯:回顧過去5年,您認為中國汽車行業發生了什么,采埃孚在中國的業務又發生了什么?

        柯皓哲:當我來的時候,我們希望在中國加大投入。2018年,我們考慮在中國建立一個全球總部,就像我們在底特律、在腓特烈港的總部一樣。我們將全球功能帶到上海,而我自己就肩負全球。我一直負責亞太地區,同時也在管理全球乘用車底盤業務和全球售后市場,兩年后我又開始負責全球生產業務。

        C Talk | 采埃孚集團新任CEO柯皓哲:在中國,是為了走在科技發展的前沿

        采埃孚廣州技術中心效果圖;圖片來源:采埃孚

        在一家跨國公司,能在上海履行全球職責是一種很棒的體驗。不僅僅是在中國為中國,還是在中國為全球。我們的進展確實不少,新開數家工廠,在已有兩個技術中心的基礎上又新設了兩個技術中心,一個位于嘉興,另一個位于廣州。我們跟隨客戶一起不斷擴大業務布局,大幅提高了中國主機廠客戶的份額,市場份額超過30%,現在達到40%。

        在80年代,跨國零部件公司與客戶一起進入中國市場,就像我們一樣。不管誰來中國,作為供應商都會陪同進入。在過去的幾年里,我們也與小鵬、蔚來等新勢力一起成長。再比如長城、長安的轉型,所有這些都是我們非常尊敬的客戶。我真的很開心看到它們的發展,也很開心我們能為之做出貢獻。事實上,我們的完全本地化能力做出了很大的貢獻。

        這也是我們變革的地方。不要等待德國或美國醒來,告訴我們如何做。在這里,我們擁有自己100%的本地化工程能力,擁有供應基地,并真正實現本地化。在某種程度上,疫情是一個巨大的推動力,它加速了一切??梢钥紤]負面因素,但也可以考慮積極的方面,比如它幫助我們在這里發展團隊。一夜之間,團隊變得非常自給自足,并得到了建立能力需要的所有支持。

        很高興看到市場發展的過程,也很高興成為于本地生態系統的一部分。我們還首次投資中國本土初創公司,即天瞳威視,這是我們第一次在中國入股初創公司。而這也只是成為技術生態系統一部分的起點。過去5年間,我們成為中國生態系統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周曉鶯:正如您剛剛所說,在過去的5年里,采埃孚一直在中國投資本地化、研發和對當地客戶的支持。您對未來中國市場和采埃孚中國團隊有何期待?

        柯皓哲:中國市場將是全球為數不多的持續增長的市場之一。從全球來看,中國占全球市場的30%以上。這是一個需要非常認真對待的市場。如果能把它與技術推動結合起來,創新就變得非常明顯。在中國,并不是為了量,而是為了走在科技發展的前沿。我真的相信,真正的創新在于多樣性,能將正確的技能結合起來,推動我們在這里盡可能實現新發展。

        在中國,我們也擁有越來越多的組織。這很重要,因為需要與當地的生態系統聯系起來。我們的中國領導層也是全球領導層。他們是中國人,但卻是全球領導者。目前,我們在中國有2萬員工,其中有26名外籍專家,外籍專家不算多。對于中國同事,我經常鼓勵他們出國成為國外專家,獲得經驗,然后回到中國,加強相互聯系。因為在技術方面、在行業平臺方面,我們需要這些經驗,并成為全球團隊的一部分。這是跨國公司全球布局的優勢所在。

        現在,我們也可以幫助很多中國客戶進軍全球市場。不久前,我們與蔚來宣布在線控技術領域建立合作關系。蔚來正在歐洲市場進行擴張,長城也在做同樣的事情,吉利、MG在歐洲也很成功。因此,我們不僅在中國市場有一個美好的未來,也會跟隨客戶向其它市場拓展。

        周曉鶯:其實,中國的主機廠很希望能走向海外,不僅僅是在中國競爭,而是在全球競爭。在這種情況下,采埃孚有著自己特有的優勢,是嗎?

        柯皓哲:這是個很有趣的現象。20世紀80年代,供應商跟著外資主機廠進入中國市場,而現在跟著中國主機廠離開中國回到歐洲。

        周曉鶯:這是一個循環。

        柯皓哲:是的。歐洲的高端主機廠都喜歡競爭,因為競爭讓我們更強大。曾有人說過一個德國汽車行業的規則,就是德國僅有8000萬居民,但是為什么汽車行業如此具有創新性?大眾、奧迪、保時捷、奔馳、寶馬等品牌都在這個小市場上競爭,而且都努力比對手做得更好。這種積極的競爭環境推動了各自的發展,創造了該行業的優勢。

        德國還有采埃孚、博世、大陸等,一樣的道理。真正的領導者享受公平和自由的競爭。如果感受不到競爭的壓力,可能是在打瞌睡,不是好事情。

        周曉鶯:強者喜歡競爭,而且會找到出路。

        柯皓哲:是的。

        保持求知欲,繼續學習

        周曉鶯:那么,對于在中國工作生活且希望工作出色的跨國公司外籍高管來說,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?有什么經驗可以分享嗎?

        柯皓哲:首先,全球高管的思維是全球化的,但行動是本地化的。在我的職業生涯中,我有幸在歐洲的2-3個國家生活,在墨西哥和北美也曾生活過,年輕的時候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學習過,最后和家人一起來到了中國。這種靈活性十分有益,而且需要謙虛地學習,需要好奇心,但是不去評判。

        舊思想很難克服,可能會說“為什么這樣不行”,“為什么他們不這樣做”,“為什么他們不明白”,而也可以說,“嘿,為什么會這樣?也許這是有原因的,也是明智的”。你變得非常謙遜,這也是我喜歡中國的原因。

        周曉鶯:思想開放。

        柯皓哲:思想開放而且謙虛,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如果來中國,不要從事業的角度出發。有些人來是因為在特定的時間點,這是一個自然的職業階段??赡苁切枰ブ袊?,然后在2-3年后走上職業階梯的下一個臺階。我認為這是錯誤的。如果是這種心態,就不會渡過我們曾經經歷的危機時期。

        2021年底或2022年初的時候,我們的一幢辦公樓出現了一例新冠病例,然后被封鎖。我們的同事開始在這里露營,然后被轉去隔離。這里設有我們的IT服務中心,但是有人意識到他們是在隔離時堅持工作嗎?沒有人。但他們堅持履行自己的職責。即使是在困難的情況下,他們也在盡最大努力保持引擎運行。對我來說,這就是中國的精神。不要問為什么不行,而是為什么不能奏效以及如何奏效。如果你在這兒,你會愛上這里,會感受到激情。

        需要有簡單的心態,試著去理解這種豐富的文化,幾乎沒有哪種文化比中國文化更豐富。我覺得,我對中國的了解永遠不會停止。

        周曉鶯:謝謝您能這么說。我認為這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。越來越多的公司意識到人才是最重要的資產。在現在的烏卡時代,我們看到汽車公司有都在轉型,也有很多新技術。您認為應該采用什么樣的方法來培養人才?

        柯皓哲:我們談論人才戰已經有二十年了,但現在變得非常明顯和有影響力。領導力對于吸引、培養和留住人才非常重要,這是基本的流程。首先是吸引人才。如果觀察剛從大學畢業的人,他們可能會有一定的期望。他們會說,“我不想成為一個數字,坐在角落里的桌子上工作”,“我想看到一個明確的目標,我在做什么?它必須是有意義的。我需要有個人發展和學習的機會”。如果企業不能滿足這一點,就很可能在吸引優秀人才方面處于劣勢。但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,我認為錢就是保健因素。

        周曉鶯:是的。

        柯皓哲:當然需要一個公平的薪酬,但剩下的所有都是關于如何培養和留住人才。這個問題又回到了領導力。也就是說,誰能與團隊建立伙伴關系,并真正培養出才能。我們已經啟動了很多人才項目,試圖發現最優秀的人才,并加速他們的職業生涯。怎么能跳兩步呢?這不是傳統的等級制度,而是把人才扔進水里看他們會不會游泳,而我們有足夠的判斷力來選擇合適的人才。在中國,人們渴望學習,如果企業不給機會,他們可能會離開,而外面又有足夠的機會。

        周曉鶯:員工的流動性很高。實際上,這是所有公司都頭疼的問題,所以如何激勵員工,如何建立一個優秀的團隊成為所有高管的首要任務。您對此有什么看法?

        柯皓哲:吸引和留住頂尖人才是每個公司CEO的核心話題之一。職業發展項目很重要,它創造了學習的機會,讓人們覺得他們參與了重要事情的一部分,這也是回歸目標。如果問采埃孚的目標是什么,我們遵循零愿景,即零事故和零排放,為更美好的世界做出貢獻。這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。頂尖人才會問這些問題,而不僅僅是薪水。

        周曉鶯:需要激情。

        柯皓哲:是的,必須有激情。

        周曉鶯:關于如何取得成功,您能給年輕人一些建議嗎?成功的職業發展。

        柯皓哲:過去適用的方法,不一定適合未來,但會有一定的幫助。

        良好的教育是基礎。所以,在學校保持清醒,學習功課,上一所好大學。我覺得學科沒有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擅長這個學科。激情非常重要。如果對某件事充滿激情,你就會很擅長。公司可能會考察學術方面的成績,也可能是課外活動。這些能表明你是不是一個團隊合作者,可不可以與人建立聯系,也是未來領導力的基礎。

        無論進入公司后是否從事大學所學專業,快速學習的能力很重要,這是一件不會停止的事情。我學的是機械工程,但現在我每天都在談論軟件。當我還是個學生的時候,我從來沒有想到這變得如此重要。

        當然,還需要有終身學習的態度。如果你從一個組織開始,只專注于一件事,做一個普通的團隊成員,了解公司的社會環境,然后學習如何與團隊打交道。這是學徒模式。這樣能了解動態,了解組織,保持謙卑和渴望,學習,然后升職,但你了解細節。最終,你可能會達到一個級別。即使在我這個級別,我也會說擁有這種經驗非常重要。因為這樣你就可以到車間與人們討論真正發生的事情,而不是全是PPT或演示文稿。

        如果你想成為全球領導者,就去不同的國家工作。這非常重要,因為你會改變觀點,離開舒適區。比如,我來中國和去墨西哥,會感受到不同的文化。這是一種挑戰,包括食物、交流方式和交通狀況等等。

        然后是公司文化,真的能學到很多。你會質疑自己,但你會成長很多。走出舒適區,你會成長得更快。因此,挑戰自己,保持求知欲,繼續學習,享受你正在做的事情。我認為,對某事充滿熱情的快樂最終會讓你在這件事情上變得出色。不要因為一直想當老板,所以妥協、試著忍受所有的難題。這些人沒有熱情。

        周曉鶯:我認為這些建議很有價值。2023年即將到來,是一個全新的開始。那么,您有什么新年愿望?

        柯皓哲:少點危機,一個沒有驚喜的正常年份是我們能得到的最好的驚喜。我非常期待全球能恢復常態化的合作,也非常期待看到國際同事來上海參加車展。如果一切再次正?;?,那么將是很棒的一年。

        周曉鶯:謝謝您今天的分享,非常感謝。

        柯皓哲:也很謝謝你,每次跟你們溝通都很開心。

         
        標簽: 采埃孚集團
        舉報 收藏 打賞 評論 0
         
        更多>同類資訊
        推薦圖文
        推薦資訊
        點擊排行
        網站首頁  |  付款方式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積分換禮  |  網站留言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 營業執照  |  粵ICP備18059797號-1
        ×
         
        被群cao的合不拢腿H两根一起

        <del id="r1vvt"><ruby id="r1vvt"><var id="r1vvt"></var></ruby></del>
          <track id="r1vvt"><ruby id="r1vvt"><ol id="r1vvt"></ol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r1vvt"><strike id="r1vvt"><strike id="r1vvt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1vvt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r1vvt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r1vvt"><strike id="r1vvt"><ol id="r1vvt"></ol></strike></track>